安哥拉:从内战泥潭到非洲大型经济体多斯桑托斯功不可没

安哥拉独立后的长期内战,给安哥拉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但是老天并没有完全放弃安哥拉,他给安哥拉派来了救世英雄——多斯桑托斯,也就是安哥拉前总统多斯桑托斯。多斯桑托斯在安哥拉执政38年,结束了安哥拉内战,收拾了安哥拉内战留下的烂摊子,最终将安哥拉治理成为一个非洲石油大国和非洲大型经济体。对于安哥拉来说,如今虽然还算不上很好,但对比以前已经算很好了。多斯桑托斯用了38年的时间,将安哥拉从内战泥潭带到了非洲大型经济体,多斯桑托斯是安哥拉的救世英雄!

安哥拉是一个我们非常熟悉的非洲国家,位于非洲非洲西南部,说安哥拉自然条件天赋秉异,大家可能有些模糊,那我们就先来看一组数据。安哥拉位于非洲大陆西海岸,国家拥有一千六百多公里的大西洋沿海线,其国土面积在全世界排在第二十二名,可以说是个国土大国,让人惊讶的是,其国家森林覆盖面积竟然占到了国土面积的三分之一以上,林业资源是非常的丰富,所以安哥拉也在国际上有“非洲巴西”的殊荣。该国每年旱季的时间一般是四个多月,雨季的时间是七个多月,所以说说该国并不缺雨,也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非洲干旱之国。

前面这些仅仅是安哥拉优越的地理位置和气候条件,还不能说明安哥拉天赋秉异,要说安哥拉天赋秉异,还得看一下以下数据:安哥拉拥有丰富的石油资源,如今是非洲地区排名第二的石油产出大国;安哥拉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矿产储存量在非洲各国排名靠前,此外目前还是世界第五大钻石生产国;安哥拉拥有非常丰富的天然气资源,如今已在勘测和开发阶段;安哥拉拥有丰富的森林资源,其森林资源在非洲排名第二。除此之外,安哥拉的水力资源、渔业资源等也非常丰富。安哥拉拥有如此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和丰富的资源矿产,按理说其独立后应该会发展得很快。

因为安哥拉拥有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和丰富的资源矿产,使得安哥拉毫无悬念地成为了欧洲列强的殖民者,说得更准确一点是成为了葡萄牙的殖民者。上世纪六十年代,受非洲民族主义运动的影响,安哥拉人民纷纷拿起武器,与葡萄牙殖民者展开了激烈的游击战,葡萄牙也因此陷入安哥拉战争泥潭,可以说是苦不堪言。在反抗葡萄牙殖民者的战斗中,安哥拉逐渐出现了“安人运”、 “安盟”、“安解阵”等三个武装力量较强的革命政党,而多斯桑托斯便是安人运的主要领导人之一。

1974年4月25日,葡萄牙国内发生军事政变,政变后的葡萄牙新政府宣布对安哥拉实行非殖民化政策,打算将其安哥拉殖民地交回到安哥拉人民手中。随后,按照葡萄牙政府的要求,安人运、 安盟、安解阵三个安哥拉革命政党握手和谈,组成政党联盟,与葡萄牙政府签署了相关安哥拉独立的协议。1975年11月11日,按照安哥拉独立性协议,葡萄牙武装全部撤出安哥拉,安哥拉正式对外宣读独立。

葡萄牙人撤走后,安人运、 安盟、安解阵三方互不妥协,最后导致三方兵戎相见,安哥拉内战正式爆发。与此同时,美国和苏联两个超级大国为了争夺世界霸权,在全球各地和各领域展开了激烈的对抗和角逐。拥有得天独厚自然条件和丰富资源矿产的安哥拉自然成为他们争相拉拢的对象,所以安哥拉各革命政党背后都有强大的支持者,都打算在自己的支持对象获胜后,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因为安人运的前身是安哥拉,所以安人运背后的支持者是苏联和古巴,而多斯桑托斯便是安人运与苏联和古巴联系的军代表。美国为了对抗苏联在安哥拉的扩张势力,所以选择支持安人运的敌人,也就是安盟和安解阵,所以安盟和安解阵背后的支持者是美国和南非白人政权。

多斯桑托斯出生在安哥拉首都罗安达的一个普通的家庭,当时正值安哥拉被葡萄牙人殖民期间,所以多斯桑托斯从出生开始对葡萄牙人就没有好感,随着逐渐长大,多斯桑托斯心中的民族情绪愈加强烈。在多斯桑托斯19岁那年,他义无反顾地选择加入了当时安哥拉最大的革命武装组织——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也就是我们上文中提到的安人运,次年多斯桑托斯成为安人运青年组织副主席及驻刚果代表。1963年,年仅21岁的多斯桑托斯在安人运革命组织的安排下,前往苏联留学深造,学的是石油工程专业,这为多斯桑托斯日后发展安哥拉经济提供了非常大的帮助。石油工程专业毕业后,多斯桑托斯继续留在苏联深造,主要学习通信、雷达等领域的军事培训。

在完成学业后,多斯桑托斯立即回到安哥拉,以饱满的热情投入到安哥拉独立运动中,直到将葡萄牙殖民者彻底赶出安哥拉。1975年葡萄牙人从安哥拉全部撤走时,多斯桑托斯已经是安人运中央委员和中央政治局委员,是安人运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在安人运中担任中央对外联络部长及卫生部长。因为安人运是最早对抗葡萄牙的安哥拉革命政党,同时安哥拉首都罗安达及其周边省份也都在安人运的控制之下,所以1975年安哥拉内战开始后,安人运成立的安哥拉人民共和国一直以安哥拉合法政府自居,将安解阵和安盟组合成立的安哥拉人民民主共和国视为反对派政府。多斯桑托斯在安哥拉人民共和国中历任国家外交部长、国家第一副总理、国家计划部长、安人运中央文教体育书记、国家重建部书记、经济发展和计划部书记等职。

1975年葡萄牙人在安哥拉撤军后,安解阵随即在美国的支持下率先向安人运控制地区发起了军事进攻,试图攻占安人运控制下的安哥拉首都罗安达,与此同时,安盟也在美国的支持下在南方攻打运根据地,安人运当时腹背受敌,情况非常危急。当时的安人运领导人内图(当时的安人运主席)、多斯桑托斯(安人运领导人之一,与苏联和古巴对接的军事代表)等人紧急向盟友苏联和古巴求援,随后安人运在古巴的直接帮助和苏联的间接帮助下,打跑了安解阵。当时安哥拉三个革命政党在安哥拉三分天下,具体情况为:安人运控制首都罗安达及周边几个省,武装兵力约为1万人左右;安解阵控制安哥拉的北部油田,把持着国家经济命脉,武装兵力不到2万人;安盟控制着安哥拉南部钻石矿区,兵力约2万人左右。此时的安人运对比安解阵和安盟没有一点儿优势,安人运面临情况并不乐观。

1976年在多斯桑托斯多次游说和极力要求下,苏联向安人运支援了价值2亿美元的武器,同时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应多斯桑托斯要求,向安人运派出上万名古巴援军,直接介入到了安哥拉内战中。随后在苏联和古巴的帮助下,安人运基本上打垮了安解阵的武装力量,安解阵不再是安哥拉主要武装力量之一,成为安哥拉的一个普通政党组织。此后,安哥拉人民民主共和国解体,安哥拉人民共和国逐渐得到世界各国的认可,并且安哥拉国内三足鼎立逐步变为安人运和安盟两雄对立。当时安人运拥有正规军和预备役部队各五万多人,合计十万多人,控制安哥拉国内大部分国土和城镇,而安盟拥有的正规军不足三万人,民兵有三万多人,合计六万多人,控制安哥拉国内小部分国土,主要在密林中通过打游击与安人运周旋。此时的安人运在各方面,都较安盟占据上风。

1979年9月,安哥拉人民共和国总统、安人运主席内图在莫斯科因病逝世,时年37岁的多斯桑托斯接替内图成为安哥拉人民共和国总统。因为安哥拉人民共和国早在三年前便已加入联合国,得到了世界上很多国家的承认,并且控制安哥拉大部分地区,所以说安哥拉人民共和国已经有资格代表安哥拉,也就是说多斯桑托斯已经成为安哥拉国家领导人。所以,我们也可以将“安哥拉人民共和国”视为安哥拉政府,将“安人运武装” 视为安哥拉政府军,将“多斯桑托斯”视为安哥拉总统。

1987年,安哥拉政府军与安盟武装部队再次发生大规模战斗,进入安哥拉的古巴军队和进入安哥拉的南非军队也直接参加了本次战斗,战斗打得异常激烈,交战各方均损失惨重,最后一致达成了通过“和谈”解决安哥拉问题的共识。随后安哥拉政府、古巴、美国、南非四方在安哥拉举行了四方会谈,并于8月达成了安哥拉、古巴、南非在安哥拉全面停火及古巴和南非撤离的相关协议,之后安哥拉内战摩擦频次稍稍有所下降。随着美苏争霸的不断升级,苏联经济逐步被拖垮,再加上苏联领导人决策的失误,导致苏联于1991年12月份解体,次年多斯桑托斯领导的安哥拉政府放弃社会主义的路线,国家实行多党制,安哥拉政府由安哥拉人民共和国改名为安哥拉共和国。随后在葡萄牙的介入下,安人运和安盟签订和平协议,安盟成为安哥拉政府承认的一个“特殊政党组织”。

1992年,安哥拉实行安盟加盟后的第一次全国大选,安人运领导人多斯桑托斯赢得了第一轮选举,安盟主席萨文比对选举结果不满意,认为此次选举有失公平,拒绝继续参加后面的选举,随后安盟武装部队与安哥拉政府军再次展开激烈的战斗,安盟在战斗中失利,其控制的安哥拉地区面积已经减少至全国面积的15%。因为此次内战由安盟主席萨文比率先挑起,所以联合国对安盟采取了非常强力的制裁行动,次年美国放弃了对安盟的援助,并承认了多斯桑托斯领导的安哥拉政府。面对战斗的失利、国际社会的谴责、美国的抛弃以及内部的不稳定性,萨文比被迫与多斯桑托斯领导的安哥拉政府进行了新一轮的谈判,双方于1994年11月20日再次签署和平协议。

但令人遗憾的是,在和平协议签署后,萨文比仍然拒不执行,导致安哥拉内战继续进行。2002年2月21日萨文比在距离首都罗安达约700公里的一个秘密躲藏处被政府军击毙,同年4月4日,安盟武装部队代表与安哥拉政府代表在罗安达签署和平协议,随后安盟解除武装,安哥拉旷日持久的内战正式宣告结束。多斯桑托斯领导的安人运最终取得了最终的胜利,但是内战中是没有胜利者的,安哥拉内战给多斯桑托斯留下了一个百孔千疮的烂摊子,这个烂摊子急待多斯桑托斯前去处理。

安哥拉旷日持久的内战,是安哥拉人民永远无法忘记的噩梦,也是安哥拉历史上最大的人为灾难。在安哥拉内战期间,国家各类基础设施基本上被损毁殆尽,国家经济发展逆时流倒退,全国青壮年损失过半,三分之一的贫民流离失所沦为难民。能喝上干净的淡水、享受基本的医疗、享受基本的教育、拥有基本的治安成为大多数安哥拉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安哥拉内战结束后,多斯桑托斯开始带领安哥拉人民进行安哥拉战后恢复与重建,但是多斯桑托斯来说,战后的安哥拉确实是一个烂摊子,说得更准确一点便是百孔千疮的烂摊子。

安哥拉长达27年的内战结束后,摆在多斯桑托斯面前最棘手的问题,便是国家战后的重建工作。国家战后恢复与重建工作需要经济的支撑,而安哥拉正好拥有非常丰富的石油资源,而多斯桑托斯正好石油工程专业毕业,所有的“正好”赶在了一起。随后,在多斯桑托斯“石油工业带动安哥拉经济发展”的基调下,安哥拉大力发展石油工业。安哥拉依靠大量的石油出口,使得经济得到了迅速发展,在2005年、2006年两年间,安哥拉成为非洲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国家GDP增长率都在15%以上。如今的安哥拉已从内战刚结束时的最不发达国家,华丽蜕变为撒哈拉以南非洲第三大经济体。

安哥拉依靠石油产业使得国家经济在短时间内迅速得到发展,国家经济重新焕发生机,经济复苏了,国家也就有钱了。随后多斯桑托斯将国家大量的石油收入开始投向交通、民生、教育、卫生等领域。安哥拉内战刚结束时,首都罗安达市区仅有两家葡萄牙人开的四星级酒店,城市建设也相当有限,路上跑的车很少,基本上都是欧洲人淘汰下来的二手车。如今,高级私人豪宅、度假村和星级酒店在安哥拉处处可见,安哥拉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因此很多经历过内战的安哥拉贫苦百姓都对多斯桑托斯怀有深厚的感情。如今的安哥拉,已经从内战的废墟中站了起来,已经成为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忽略的石油大国,这全部都归功于多斯桑托斯,这些变化是他带给安哥拉的。

1983年1月12日中国与安人运领导下的安哥拉政府建交,次年双方签订贸易合作协议,随后双方在各领域展开了合作,合作关系发展顺利。1998年10月多斯桑托斯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使得安哥拉与中国的合作关系更加密切。到2010年时,中国与安哥拉已成为战略伙伴关系,中国为安哥拉提供了大量的经济技术援助,帮助安哥拉政府建成了罗安达省医院、农村小学校、国家经济住房等成套项目。到2014年时,安哥拉已成为中国在非洲的第二大贸易合作伙伴,中国主要向安哥拉出口家用电器及其他电子产品、各类运输工具、钢材等产品,主要从安哥拉主要进口原油等资源产品,目前双方的合作仍在进一步加深。

目前中石油、中石化等中国大型能源公司都已入驻安哥拉,安哥拉成为中国最主要、最稳定的海外石油供应市场之一,而这些与多斯桑托斯的全力支持和帮助是分不开的,而多斯桑托斯也曾公开表示,在与北半球国家的合作中,他最看好中国。在安哥拉原油供应国中,中国虽然属于后来者,但是却能后来者居上,这都与多斯桑托斯的帮助分不开。如今在安哥拉,我们中国人也越来越多,我们帮助安哥拉人民建学校、医院、港口、酒店,还帮助安哥拉人民修公路、铁路、勘探石油。

一位不知名的安哥拉官员曾说过这样一句话:中国人很有钱,也很慷慨大方,对安哥拉人从不吝啬,而美国人和一些欧洲人更有钱,但是钱都挣到他们自己腰包里去了。确实如此,中国人对安哥拉人民是真心好,帮助他们搞建设,拿他们当朋友。反过来,安哥拉人民也拿中国人当朋友,将中国列为其重要的原油出口国。多斯桑托斯看好中国,中国也在真心帮助安哥拉,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安哥拉在中国的帮助下,一定会变得更加富强。

有人说,多斯桑托斯执政安哥拉主要靠两件武器,一件是枪,另外一件是石油。多斯桑托斯通过枪杆子赶走了葡萄牙殖民者,打败了安解阵和安盟,结束了安哥拉旷日持久的内战。多斯桑托斯利用石油工业带来的经济快速增长,巩固了安人运在安哥拉的绝对领导地位。 多斯桑托斯在安哥拉执政38年,外界对其的评价自然有褒有贬,欧美一些政客和媒体批评多斯桑托斯在安哥拉实行独裁统治。但是,很多支持多斯桑托斯的安哥拉百姓则表示:如果没有多斯桑托斯,安哥拉将不会结束内战,也不会实现如今的民主和发展良机。

确实如此,安哥拉如果没有多斯桑托斯这样的强势总统来控制国家的石油,国家必将会再次陷入混乱,如果没有多斯桑托斯的政治经济改革政策,安哥拉的发展将出现严重问题。对于安哥拉,目前最重要依然是内部整合,这是不可能在一代人之内完成。值得庆幸的是,安哥拉有自己的港口和河流沟通的经济腹地,安人运领导下的安哥拉政府政权稳固,相信安哥拉政府只要连续施行合理的发展政策,假以时日,安哥拉一定有望成为非洲最为富强的国家之一。